关于

【胜出】渴血症 章二

*中篇,内容较多

 

*个性操作有

 

*成年后的故事

 

*意识流,有关于吸血的描写,酌情观看


*重新发了个车

坑会填完的,保证


*前文:章一


 

05

 

深渊

 

爆豪感觉自己向下坠落着,他的鼻子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,能感觉得到,那无止境的黑暗深处有什么粘稠的,甘美的气味,但是。。。。。

 

但是,为什么自己在抗拒着这股气息呢?

 

越想要去探寻原因,身体的某处便越发的焦灼。

 

小腿?双臂?脖颈?

 

缠绕在周围的香气更加浓郁,喉咙变得极其干燥,像是要烧起来似的疼痛让他想要撕扯自己的身体。

 

“。。小。。胜”

 

啧。。。。废久的声音。。

 

爆豪狠狠抓挠着自己干渴得冒烟的喉咙,像是寻求救赎一般向声音伸出手。。。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“--小胜?!!”

 

爆豪疲惫地睁开双眼,上次战斗时的感觉还有些许残留,但医院走廊里柔和的灯光并没有让他有多少的不适感。

 

目光流转,他看见废久紧紧地将他的两只手按住,眼中的泪水打着转,不时有几滴‘扑啉’着落在自己与废久交叠的手上。

 

爆豪的脖颈处除了被‘吸血鬼’咬伤的伤痕外,还满满地遍布了他自己的抓痕。

 

抓挠的痕迹有大有小,但都是鲜|血淋|漓。

 

“。。。对不起。。呜。。小胜。。”

 

即使已经是个职业英雄,绿谷的泪腺却依旧是非常发达。

 

绿谷握住爆豪的双手,不敢去看他指甲里的血迹。

 

“要是我能。。再快点来的话。。。”

 

“吵死了废久。。给我倒杯水”

 

“。。。!!好的!”

 

爆豪完全没有要搭理绿谷的意思,绿谷的那番话让他觉得莫名火大,总有一种看不起他实力的轻蔑感,心理上的反感刺激着他的大脑,好像还有些其他的什么感觉。

 

但是现在,他只觉得喉咙干得冒烟。

 

什么都好,只要能缓解一下。。只要能。。。

 

把这种恶心的烧灼感去掉,怎样都可以。

 

这么想着,爆豪觉得自己的牙齿有些瘙|痒,上下颚有力的磨动起牙齿,但仍觉得有种强烈的违和感,按耐住自己忐忑的内心,爆豪用舌头去试探着,却感受到一丝锐利。

 

一个可怕的想法在他脑中浮现,伴随着喉咙的焦灼感愈发强烈,他用手轻轻的,触碰着自己的牙齿。

 

尖锐的,如弯刀般美丽的流线型。

 

毫无疑问,

爆豪浑身冒着冷汗,


 

这是那个该|死的‘吸血鬼’的牙齿。


 

06


 

绿谷端着水杯小跑到爆豪面前,他有些奇怪地看向呆怔着的爆豪,凑过去摇了摇他的双肩。


 

“小胜。。?”


 

听到绿谷的呼唤,爆豪稍稍回了回神,但还略有些恍惚。

 

他微微转动血眸,看到废久关切的目光,但是这只让他觉得反感,

 

-————别再看了,停下。

 

可是双眸似乎不受控制地一直往下飘忽着,

 

他看到废久说话时轻起的、略透着粉红的唇瓣,

 

粉色,

 

那是唇中淡淡的血的颜色。

 

血..?

 

如同皮肤被生|剥一般,喉中的刺痛践踏着爆豪的意识,心中的某处叫嚣着,像是在对他狂笑。

 

————够了,停下。。

 

“小胜?怎么了?!。。。是太渴了所以说不了话了吗、那,要不先喝点水?”

 

绿谷看着爆豪发愣却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以为是喉咙的疼痛引起的,正想着把水杯递给爆豪,手却在接近的瞬间便被打开。

 

杯子掉落的响声在半夜的医院里显得格外清脆,手腕上传来的痛感让绿谷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

“滚。。。”

 

“唉。。?”


 

“给我滚!!废久!”

 

爆豪怒气冲冲得重新躺了回去,力气大的就连结实的病床都发出了‘嘎吱嘎吱’的刺耳噪音。

 

绿谷实在不清楚他到底做了什么惹爆豪生气的事,这几年他们的关系不冷不热,除了爆豪偶尔心情不好会来找他打一架之外,可以说和普通朋友没什么区别。

 

。。。今天是怎么了。。。

 

绿谷把破碎的杯子捡起来,蹑手蹑脚地收拾起玻璃残渣。

 

哦哦!对了,

 

一定是有人在他不能好好休息的缘故。

 

我还真是个笨蛋。。。没有注意到这点。。

 

“嘶。。!”

 

绿谷边检碎片便思考问题的后果就是,他的手指被长玻璃片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。

 

他捂住自己的嘴巴悄悄向病床上看去,见爆豪没什么动静,刚才悬着的心悄然落地。

 

还好没吵到他。。让小胜好好休息吧。

 

绿谷倒完玻璃渣之后,经过两三分钟的斟酌才轻轻地把话挤出来。

 

“那个。。东西收拾好啦。。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

“。。。。小胜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注意啊。。”

 

绿谷向门外走去,轻轻地关上了房门。

 

07

 

捂着手上的伤口,绿谷走到外面后也不忘拜托医生和护士多多照看爆豪,被小护士提醒后才记起要给自己处理伤口。

 

在小护士给绿谷包扎的时候,看到他手腕处触目惊心的三道划痕后被吓了一跳,本来想询问绿谷,可在抬头的瞬间,看到他一脸的惊讶时小护士就明白了。

 

哎呀。。。木偶先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受伤吗。。。

 

说实话,绿谷被吓了一跳。

 

用膝盖想想都知道,这肯定是刚才手被拍开时弄出来的伤。

 

可是。。。。。距离爆豪被袭击,再到醒来不过是一个晚上而已,小胜的指甲就长得这么长了?

 

长到仅仅是用一点点的力气能把自己的皮肤划出血痕。。。

 

太奇怪了。

 

绿谷突然想到了这次的敌人——‘吸血鬼’的个性资料。

 

这个个性的拥有者会变得像传说的吸血鬼那样,长出獠牙,有着尖锐而坚硬的指甲作为武器,摄入的血液越多,身体各方面的数值都会大幅度提升。

 

简单来说,就是会变成一个嗜|血的怪物。

 

但是在这次战斗的最后,‘吸血鬼’却是以一个普通人的姿态昏死过去,而且被检测出的个性反而是和这次完全没有共同点的‘人偶操控’,至于原因当然还在研究当中。

 

昨天,在听到‘吸血鬼’狂妄的吼声后,绿谷想都没想就朝那个方向使出了一记smash,之后又火速赶去现场。

 

可还是晚了。

 

绿谷看见被爆豪攻击得不成人形的‘吸血鬼’,此时正紧紧咬着他的脖子吸食着什么,那时候,绿谷只觉眼前一黑,只想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把小胜和那个家伙分开,可他踏出第一步时,那两个人就双双倒下了。

 

“——-小胜!!!!”

 

。。。。。。

 

从被咬的那个时候开始,小胜就开始有些不对劲了。

 

不管是用手抓挠着自己的脖子,还是递给他水时野兽般骇人的眼神。。。加上锐利的指甲。。

 

绿谷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,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似的鼓动着。

 

他的心里已经隐约的有了答案的影子,可是他宁愿觉得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

凝视着自己缠上绷带的双手,绿谷带着决心向爆豪主治医师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

不管结果如何。。。。

 

就算是有一点点也好。。。我想帮到小胜!!

 

08

 

等绿谷从病房中离开,爆豪才松开了早已被自己掐出血的手臂。

 

血液美妙的香气萦绕在鼻尖,差点让爆豪失去理智。

 

仔细看的话,会发现他的嘴边有一抹殷|红,

 

那是。。在刚才拍开绿谷的时候划出的几丝鲜|血

 

爆豪的脑袋昏昏沉沉的,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把手指上的血送入口中,或许是本能促使他这么做,又或者自己只是单纯地想解渴。。。。

 

但这些这些全部,都不重要。

 

废久的血的味道有点美味过头了。

 

即使只有一点点,血的甜美也让爆豪喉咙处的疼痛减缓了少许。

 

还不够。

 

只是这么一点还不够。

 

还想要更多的、让人愉悦的鲜血。


 

想要将牙齿嵌入废久的脖颈中吸食他的血液,用自己的舌头感受他血液的温热,想要听见他用带着哭、腔的嗓音喊自己的名字,借此满足自己喉中几近疯狂的干渴。。。

 

想要。。。。。

 

“——叩叩”

 

突然的敲门声让爆豪清醒了过来,想起自己刚才的那些想法,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。

 

什么?

 

我刚刚。。。想干嘛?

 

爆豪从床上坐起,血色的眸子染上一层阴霾。

 

温和的晚风轻抚着他的脸庞,窗外的月亮清彻的有些透明。

 

他想了想,从床上起身。

 

-——————

 

“爆豪先生?换药的时间到了哦?”

 

小护士长时间没听到回应,有些不安地推开房门。

 

清冷的月光溢满房间,空无一人。

 

“呀——-——医生!!!”

 

小护士从来没遇见过病人出逃的事例,慌里慌张地去向医生求救。

 

一旁,大大敞开的窗户像是在替他告别,随着风‘吱吱呀呀’地摇摆着。

 

09

 

爆豪逃离了医院。

 

这件事造成了不小的轰动,新闻、综艺。。。几乎所有媒体都在播报这件事。

 

没人清楚他去了哪里,当天晚上几乎整个街区的摄像头都模糊不清,像是受到什么磁场干扰一般只能发出杂音。

 

绿谷坐在公寓的沙发上沉思着。

 

在他询问过爆豪的主治医师后,他不得不接受一个可怕的、富有戏剧性的一个答案。

 

爆豪被感染上了这个个性。

 

他那天看到‘吸血鬼’咬着爆豪,其实是将携带着这种个性的病毒注入到他体内。

 

这下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。

 

虽说绿谷早已有这样的预感,但是妄自猜测和有凭有据的分量是不同的。

 

都已经过去半个月了。。爆豪还是毫无音讯,英雄们也不可能只顾着管这一件事。。。

 

绿谷用手臂遮挡住被泪水模糊的双眼,呜咽着唤出自己幼驯染的名字,

 

“。。。小胜。。”

 

‘叮咚————’

 

?!

 

门口突然响起的铃声吓了绿谷一跳,一瞥墙上的时钟,已经是半夜了。。

 

谁会在这种时候来找我啊。。?

 

绿谷小心翼翼的趴在猫眼上瞅着,在看到那人帽檐下熟悉的淡金色头发时,他想都没想就开了门。

 

10

 

绿谷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倾泻而出,

 

他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,心里有数不尽的问题想要问他。

 

你去哪里了?

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就走?

为什么不找大家商量。。。

 

但现在,他只能从喉咙里挤出几个颤音,

 

“你。。平安无事。。。真是太好了。。”

 

没听见一点的回应,绿谷有些疑惑地抬头。

 

“小胜?”

 

爆豪一言不发地只是盯着他看,有些毛骨悚然的眼神在他身上游走,最终定格在绿谷裸|露的脖子上。

 

白皙的脖子上淡青色的筋|脉隐约可见,仿佛能看见其中跃动的鲜血。

 

爆豪情不自禁地用手轻|抚绿谷的脖颈,黯淡的双眸越发显得阴郁,指尖划过他的喉结和锁骨,独属于大人的略带粗糙的质感让爆豪觉得口干|舌燥。

 

“小。。小胜?”

 

绿谷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撩|拨得满脸通红,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。

 

——--

 

最终,爆豪结束了这段异样的沉默。

 

“废久”

 

爆豪露出獠牙,许久未沾染过血|液的牙齿白的阴森。

 

他邪笑着贴近绿谷的耳边,在他耳旁低吟。

 

“————给我血。”

 

?!!––——



 

抚摸着脖颈的手骤然收紧,还未等绿谷反应,爆豪便将他推入门中。

 

锐利的犬齿刺|穿了绿谷脖子上薄弱的皮肤,像是沙漠中濒、死的人遇上绿洲一般,爆豪用双臂把绿谷紧紧地禁锢在自己怀中,贪婪地吸食着这属于自己的甜美。

 

“唔。。。小。。胜?”

 

绿谷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正在逐渐减少,而爆豪钳制住他的力量也愈发强大。

 

明明要推开的。。。。为什么。。。

 

身体里....有什么怪异的感觉在往上涌。。

 

绿谷的脸颊泛上潮|红,腿软的有些站不稳。

 

眼见力量恢复得差不多了,爆豪松了嘴,牙齿离开时沾染的血液与舌头留下的唾、液融在一起,映衬着绿谷肩胛处浮现的粉红竟让爆豪看得有些入了迷。

 

血。。不能浪费了啊。

 

爆豪用舌头舔|舐着绿谷的脖子,舌尖带来的粘|腻感和不时的啃咬让绿谷不住发出呻|吟。

 

瞥见绿谷微张的双唇,鬼使神差的,爆豪吻了上去。

 

仿佛要侵|占绿谷的全部,爆豪在他口中不断掠夺,湿|滑的舌头带着些许强硬和绿谷纠缠。

 

绿谷被吻的浑身发软,听到自己喘  |息时的声音简直羞耻的要死,

 

刚才被咬过的地方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,反而有些酥麻,

 

奇怪。。

 

爆豪的手向下探去,二人的皮带解开的声音清晰地传入绿谷的耳朵,泪水在眼眶内打着转,绿谷心中警铃大作,但双臂都因失血而变得软弱无力。

 

不可以做这样的事的。。。但是为什么。。

 

裤子被扯下的瞬间,绿谷和爆豪四目相对,身上那人的血瞳此时显得有些晦|暗,眼中满满的欲|望让绿谷下意识想逃

 

对。。要逃走的。。

 

下|体的炽|热被握住,从未有过的快感让绿谷感到有些晕眩。

 

但是、、

 

为什么。。。

 

会觉得异常的舒服啊?


11.12

TBC



评论(13)
热度(52)

© 曦-和 | Powered by LOFTER